高爱伦以优质女丑当目标

环球UG 3个月前 (06-21) 民生 53 0
高爱伦以优质女丑当目标 第1张 资深媒体人高爱伦透过就医服药、积极寻求自救之道,已逐渐走出忧郁找回往日笑容。 高爱伦以优质女丑当目标 第2张 高爱伦身陷忧郁时,老公吴定南无怨无悔陪伴。

资深媒体人、最暖心的畅销作家高爱伦,最近出了第3本书《我微笑,但不一定快乐》,分享她去年忧郁症复发,因为病识感超强,如何靠著自励与积极就医看诊服药抗郁,希望让病友、陪伴者了解自己并不孤单。她目前已服药7个多月,逐渐找回往日熟悉笑容,「不管家人朋友给了多少爱,打倒忧郁还是在于自励,因为没有人能帮我过日子」。

高爱伦说,去年她发表一篇忧郁症的专栏文章,朋友都以为只是聊通例事件,没有人联想到她就是在「影射自己」。结果文章一发表,她以前的报社同事、现任联经出版社总经理陈芝宇,当天便以这篇题材跟她邀书约,但她第一时间婉拒,理由是她当时已复发,正在吃忧郁症的药、思虑混乱,已经很久不出门、不上脸书,连手机都常关机。

正向研读自己病情

二来她自认没有专业辅证、也不是心理咨商师,自己毅力强、努力找到有效方法,用在别人身上不一定有效。加上当时她的上一本书《此刻最美好》才出版1年,许多读者还在谢谢她帮助他们重新找回人生,因此不想让人知道她忧郁症复发。但是对方一句话「这是在帮助别人」,让一向被朋友称是「利他主义」者的她被打动。让她意外的是,写书的过程竟成了一种疗愈,「如果没有写这本书,我不会好这么快,这让我产生动能,对我是有效果的」。

她第一次忧郁症是因为情伤加上更年期捣蛋,又逢最爱的爸爸生病,且她对自己最热爱的工作产生反感,积累出情绪的炸药成分,当时她连吃药都吃得糊里糊涂,后来姊姊拉着她到处泡汤,对她病情帮助很大。这次她则是把忧郁症当成正式作业研读,除了乖乖听从医嘱服药,还不断寻找生活上各种能帮助自己,又能身体力行的方法,例如该起床的时候就绝对不赖在床上。

高爱伦书中曾直指忧郁症会复发,是被IQ与EQ一等一、个性沉默寡言、有社交障碍、从来不会逗她笑的另一半吴定南诱发出来的,因为她觉得自己永远在对一道墙讲话,不管开启什么话题,永远只会被句点,有如活在「冷暴力」之中。她发病挂号就医时,甚至还强迫老公也一起挂号,想确认他是否有亚斯伯格症,不过这几个月来,老公却无怨无悔、无声地陪伴照顾她。

对於夫妻俩现在关系,她以「我吃药、他痊愈」妙答,因为日前她与临床心理师对谈直播,一向惜字如金的老公竟主动留言「老婆爱妳,加油」6个字,「他写这一句话,吸引了快90人按赞,让一群老人High翻,连朱延平导演都说『是你吗?太感人了』,还有人以为他帐号被盗。我辛苦一辈子,他一句话就把我搞倒了」,连她都忍不住问:「你自己写的吗?你打牌赢钱?」

目前已好了约9成

现在的她,在定期回诊、按时服药7个多月后,「郁情」好很多,连主治医师都说她进步很快,「已经好了约9成,但要面临的下一个挑战是,之后如果减药,是否效果还会这么好」。不过她看得透彻,「今天况状好,不一定代表明天状况好,现实人生也是这样无常啊」,她下半生的目标,仍是希望当个「优质女丑」,继续把快乐带给身边的人。

任容萱性侵戏 扛压卡卡

任容萱和师妹陈天仁同片飙戏,两人的关系亦是剧情关键。 任容萱在片中扮演女警,还装成辣妹出勤。 任容萱与师妹陈天仁在恐怖国片《惊梦49天》演出女警和女鬼,两人在电影里皆有压力极大的被性侵戏码,其中任容萱在执行勤务时化身辣妹,想要钓鱼却被电晕,遭劫色歹徒押在酒店的桌上,她回忆说:「女生脚开开,底下站一个人,被丢在一张桌子上面,现场环境真的有即将被侵犯的感觉,那场戏对我来说压力蛮大的。」 任容萱表示拍那场戏一开始确实有点卡卡的,男演员起初放不开,担心会有肢体接触,于是就告诉对方:「没关系,我们现在都很安全

环球UG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高爱伦以优质女丑当目标

网友评论

  • (*)

最新评论